足球赛场上两军相对而争利

  来源:沙巴体育

沙巴体育6月7日讯:两支球队交锋,都想取胜。怎样取胜?转化局势,争取有利于自己的条件。这就是“两军相对而争利”。怎么争“利”?

首先是地利。足球比赛与两军对垒有些不同。打仗,地形是死的。而在足球比赛中,有利位置则是变化的,因敌、我、友、球与球门五个方面的时空关系的变化而处于不断的变化之中。防守要卡位、补位,保证不失位。进攻要跑位、抢位,贵在出其不意。

所以,防守重在组织,保持良好的阵形;进攻贵在创造,需要策应与传跑的心有灵犀。进攻与防守相比,更需要天赋。天赋不够,训练来凑。多设计套路,把套路演练纯熟,也可以弥补天赋的不足。此所谓“宝剑锋从磨砺出”。用团队的智慧来放大个人的能力,这是团队项目与个人项目不同的地方之一。

足球赛场比拼

在没有球的时空内,应以我、敌与球门之间的关系,来选择自己的站位。守方应占领对球门威胁最大的区域;而攻方则更为灵活,可根据对手和自身的特点选择不同的策略,除非能够轻松“生吃”对手,一般不与对手硬争最佳位置,因为你与对手越近,他心里越踏实;而你离开最有利的进攻位置,他极有可能跟过来,这反而为威胁真正到来时争抢最有利的位置创造了条件。这就是“要反而装作不要”的样子。

对防守球员来说,选位是为了在皮球到来时能够及时卡位;对进攻球员来说,选位是为了在皮球到来时能够迅速抢位。无论攻与防,重要的都是球到人到。做到球到人到,一要注意力高度集中,二要有预判能力。要提高预判能力,就得平时多总结比赛经验,包括自己的和别人的比赛经验,从中寻找一些规律性的东西。

其次是示敌以利。以利示敌有多种策略,这里略举几例。

1.是麻痹对手,装作无计可施、无所作为的样子,对手也往往会松懈;你总是剑拔弩张,对手自然会高度戒备。你看郝海东,在比赛的大多数时间里,你看不到他的影子,可他一旦出现,往往会一剑封喉。这就是他狡猾的地方。这就是“无用之用”。

2.是诱惑对手,装作对付不了、支撑不住的样子,对手也往往认为有机可乘,因企图进攻而丢掉防守位置。武林高手对决,双方相持不下,一方突然卖一破绽,引诱另一方贸然出招,然后一击而胜。这就是军事上的诱敌深入。

3.是蒙蔽对手,装作气急败坏、失去理智的样子,有意离开自己的位置,对手往往会自以为得逞,不自觉地忘记了原有的策略,或者一时不知如何是好。比如,尖刀人物可以在某一时段装作对队友的表现不满而回撤,扰乱对手的心理,打乱对手的防守部署,从而创造有利的进攻机会。这就是所谓的“苦肉计”。

4.是要避敌锐气。两强相遇勇者胜,这是常规思维,也就是“正”。两军对垒,也可以避其锐气、挫其锋芒,这是非常规思维,也就是“奇”。足球比赛是90分钟、有时是120分钟的较量,始终保持旺盛的斗志与充沛的体力是困难的,甚至可以说是根本做不到的,所以,高手在策略上是善于奇正结合的。遇上年轻的对手,先避其锐气,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克罗地亚队在俄罗斯世界杯半决赛中遇上了朝气蓬勃的英格兰队,用的就是这种策略。他们在先失一球的情况下,下半场扳平比分,加时赛逆转对手,历史上第一次杀入决赛。

可以力拔千钧固然是一流高手,能够四两拨千斤也是一流高手,既能力拔千钧又能四两拨千斤那就是超一流高手。

5.是要善于化不利为有利。足球场上,许多最不利的时刻都是最大的机会。当自己的球门危险最大的时候,就是对手城门最空虚的时候。其中的关键是“转换”。由防转攻,你有没有意识、有没有战术、有没有速度、有没有转化效率。这四个“有没有”基本决定了一支球队的前途。要以弱胜强,就必须具备化“危”为“机”的能力。这个“机”就是众所周知的反击。

反击有三种主要形式:一种是中前场断球后的反击,这多是强队惯用的,但弱队可以采用由退守到突然间整体抢逼的策略来实施;一种是由守转攻的防反,这是弱队必备的杀器;还有一种对强队与弱队都十分重要,那就是定位球的防反,尤其是角球的防反。

俄罗斯世界杯,定位球成为重要的得分手段。许多强队在定位球进攻上动了不少脑筋,但在防反上却没有多少新东西。实际上这方面有许多文章可做。因为此时攻方的后防中坚都压到了前场,其后防是最薄弱的时候,当然也就是打反击的最佳时机。这就是物极必反的道理。

月圆则月缺,月缺会月圆;有高山峻岭,必有万里平原;波涛汹涌之后,必定是风平浪静。任何事物都会向相反的方向转化,所谓“智者之虑,必杂于利害”,就是看到利与不利两个方面的转化,做到有备无患。谁能够体察、把握、用好这两个方面转化的道理,谁就能够抓住机遇,化险为夷,立于不败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