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生涯坎坷的职业化

  来源:沙巴体育

沙巴体育6月2日讯:为什么中国足球老是和世界杯接不上轨?研究一下别人为什么老能在世界杯上露脸,根本原因还是人家国家的足球体制和咱不一样,人家是市场经济,咱是计划经济,别的很多事情可以,唯有足球这玩意儿,计划经济体制下的国家足球队就是踢不过人家市场经济体制之下的俱乐部足球队。

足球俱乐部

看来根本的原因终于被咱们找到了。

赶紧着,照着别人的方子,咱也跟着来吧。

于是有了红山口会议的精神,于是从北京的国安、上海的申花、广东的宏远、大连的万达、山东的鲁能,一直到河南的建业,一时之间,各地的职业足球俱乐部如雨后春笋般布满了中国大地。

什么叫足球俱乐部呀?

书面语言为:足球运动员以足球谋生时所被聘用的机构。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在中国靠着踢足球吃饭的人,都得让国家着,现在国家不你了,你得凭自已的技术与体能让专门的机构去养你了。这个机构就是足球俱乐部。

问题来了,那谁养俱乐部呀?

答案通常是,一开始先让有钱有势的主养着,一直养到俱乐部自身也能挣钱转起来为止。

又一个间题来了,有钱有势的主凭什么要养着足球俱乐部呢?

有钱人中的一些大佬会想,原因不外乎以下几点。一、出名,通过冠名足球俱乐部给自己的企业打广告。二、谋利,通过接手地方足球俱乐部拿到更多的地块。三、咱哥们儿就是有钱,闲得就一个字,玩。

聊到中国足球俱乐部后面的那些大佬,头一个就是在中国近代历史中留下了深深一笔的荣毅仁荣老板。

从中国历史上看,富人不少,贵人也有很多,但富贵之人,能让社会认可,最终又能得到时代承认的唯有一人—当年上海淮荣家大少爷,后来中华人民共和国副主席荣毅仁,荣老板。

荣老板着装考究,举止斯文,态度平和,他讲的那口软软绵绵的吴腔:作为中信员工,首先就是要爱我们的国家,报效我们的祖国,踏踏实实,以实业为基础,以金融为平台,踏实经营,稳健发展。

特每到春节来临之际,荣老板就会带上当年混在上海滩的那帮小弟兄一一徐昭隆、经叔平及雷平一等人,走出巧克力大厦,穿过长安街,来到永安里小区当中的那个不起眼的国泰宾馆食堂里,给中信各子公司的员工们挨桌敬酒,号称中信的“小团拜”。

那时节无数来自俄罗斯与蒙古的国际倒爷,最爱将从秀水街买来的衣物堆放在国泰的客房里,结果搞得满楼道廉价香水与草原膻酸味道,熏得人想吐。

20世纪90年代初的一次春节团拜会餐后,一个个喝得面红耳赤的中信员工,穿过堆在国泰宾馆过道里刚从雅宝路倒来的大包小裹往楼外走,有位老同志嘀咕:看来这次,老板要和张百发他们北京市的人联手搞一个足球俱乐部了。

荣老板早年就是个足球迷。年轻时他在上海的教会学校圣约翰大学里读书时,图书馆里很少见到他的身影,谁都知道要想在校园里找到荣家大少爷,就去操场吧,大少爷喜欢棒球、网球、飙车,但他最喜欢的还是足球。

当年威震上海滩甚至名扬亚洲的东华足球队,就是荣家出钱养着的。广东的李惠堂,北京的李风楼,见到上海这边的东华足球队,特别是见到那个足球江湖之上有着“凌空飞虹”绰号的戴麟经,也得礼让三分。

关键是人家戴麟经不但是大学商科专业硕士出身,学术成就了得,作为荣家足球队的主力,人家还曾带领中国足球队于1957年里踢过世界杯预选赛。

作为中国最早的足球俱乐部的东家,不论是论资历还是讲财力,20世纪90年代初,国家体委说是要搞足球俱乐部了,从北京方面来讲,头一个想到的自然还应该是荣氏家族的掌门人,中信集团董事长一一荣老板。

就这样,中国第一批职业足球俱乐部之一——北京国安足球俱乐部在中信的荣老板与北京市副市长张百发同志的推动下,于20世纪90年代初成立了。

其实说到足球俱乐部,很多中国球迷不清楚,世界上第一个建立这种组织的还真不是诞生于1857年10月24日的英国谢菲尔德足球俱乐部,经国际足联专家们考证,世界上最早的足球俱乐部之类的组织成立于中国南宋年间,那时被人类用脚踢来踢去的圆形球体不叫足球,而叫蹴鞠。当时的临安,也就是今天的杭州,民间成立了一个叫“圆社”的组织,为了给那些每每将球状圆物踢向天空的组织一个更好听的名字,于是人们起了一个雅名——齐云社。这个组织的核心宗旨为组织蹴鞠比赛的同时,尽可能地将这项运动向社会推广。所以说,中国的足球俱乐部组织成立的时间要比英国的SFC之类早了六七百年。

现代足球兴起以后,中国足球俱乐部成立的时间就比西方晚得太多了。有了中信集团荣老板的支持,中国大陆的第一家职业足球俱乐部一一北京国安足球俱乐部总算在1992年12月31日成立了。这是现代中国历史上第一家职业足球俱乐部。而恰在那段时间里,从德国来的外籍教练施拉普纳施大爷前来北京天坛东路,接过了中国足球队的印,谋求带领中国人走向世界杯。

随着北京国安足球俱乐部的成立,随后中国各地分别成立了诸如泰达、宏远、申花、万达、全兴、鲁能、亚泰、舜天、现代、力帆、绿城以及建业之类的职业足球俱乐部来。

就这样,从1993年初,中信国安足球队以工体为主场,踢将开来,直到1998年中国国家男子足球队在世界杯出线赛上表现得依然一塌糊涂,令球迷们再次觉得国人给国足这个病人开错了方子,当时的球迷可是相当认真地看国内甲A联赛的。

在那5年多时间里,很多时候,俱乐部里的球迷们,常怀揣国安的季票,脖子上挂着小喇叭前往工体,兴奋时冲着绿色球衣们大喊助威,失望时对着其他队的队员们,特别是那些在场上跑得呼哧呼哧的黑衣裁判员们,有节奏地大喝倒彩。

然而,在工体看国安队的联赛中,最令兄弟感到沮丧的是,从收入上看,国安队的土上下下确实是与世界上那些实力不俗的足球俱乐部的水平不相上下了,但足球水平与竞技实力呢?

似乎又像是一场开错了方子的闹剧。

球迷们都清楚,20世纪90年代初期,就在国安俱乐部开始招聘主力球员,并高薪聘请教练之际,作为国安俱乐部背后的大股东,中信总公司的财务上趴着可流动的现金却越来越少了。前几年公司业务到处铺摊子、上项目,结果一点一点地把总公司财务上的现金流抽干了。后来中信集团的新老板拍板,拉将分公司的股份卖掉一部分,套现了数亿元现金,才使企业维持了流动性,让刚刚成立的北京国安足球俱乐部不至于倒闭。

总而言之,提中信总公司为了能够养住北京国安足球俱乐部,不让它在财务上出现问题,还是颇费了一番心思的。

搞职业化俱乐部以后,中国球员的收入增长得实在太快了,在这方面,很多西方著名俱乐部里的球员,与该国普通人的收入也就相差十几倍,绝不像中国这样。

然而极具讽刺意味的是,中国足球水平在搞了所谓的职业化后,并没有比之前没有搞职业俱乐部时出现什么明显的变化。受物质刺激,患得患失的中国足球运动员在球场上的表现,反而越来越差了。